您所在的位置: 首页 > 农业动态 > 省内农业动态



元宝村:续写土地改革新传奇
2019-05-15    黑龙江日报
  “一片烟云似的远山附近,有一长列土黄色的房子,夹杂着绿得发黑的树木,这就是他们要去工作的元茂屯。”——这是著名长篇小说《暴风骤雨》里的元茂屯。 

  70年前的一个夏日,新闻前辈周立波跟随工作队,坐着大马车深入尚志元茂屯进行土地改革,创作了著名长篇小说《暴风骤雨》。 

  70年后的一个春日,本报记者从小说《暴风骤雨》诞生地黑龙江日报报业集团出发,乘着小汽车深入如今的尚志市元宝村调研采访,报道小说原型地的山乡巨变。 

  从“斗地主分田地”到“确地权发地照”,“土改第一村”完成“新土改”,种田大户生产忙 

  母亲和媳妇在前面抛撒肥料,郇福强开着拖拉机在后面翻地。机器前面是去年秋天留下的金色稻茬,机器过后就变成黑油油的耕地。 

  郇福强说,他家在村里承包了乡亲们的450亩水田,每年净赚三四十万元。 

  王成杰是村里另一个种地大户。2017年,他试种了30亩大榛子,今年就能结果。今春,王成杰又承包了100亩地,一直包到2027年,全都栽上榛苗。“5年后到了盛果期,一年收入少说100万元。” 

  土地,曾经是农民的命根子。“咱们庄稼院,土地是根本。这回谁也不让谁,男女大小,都要劈到可心儿地。”当年,村民对土地的渴望已经到了极致。 

  70年来,元宝村经历了三次土地改革:第一次是斗倒大地主,把田地分给贫雇农;第二次是实行家庭联产承包,把集体土地分包给村民;第三次是这回的土地确权改革,为的是进一步鼓励土地流转集中,便于现代化耕种。 

  元宝村的农民,是东北解放时最迫切想分得土地的一群人,也是改革开放后龙江大地上最早离开土地、走进工厂的一群人。78岁的村党总支书记张宝金说:“1989年起,在村办筷子厂打工的村民就有三四百人。此后,工厂如雨后蘑菇般冒出来,本村人根本不够用,于是外村和外地人开始涌进来。从那时起,种地成为了副业。” 

  村主任施永平介绍,元宝村现有耕地9800亩,土地确权后发了新地照,流转的速度更快了。现在,多数家庭把土地转包给了种田大户,“像郇福强这样种地大户村里有五六家,种地基本实现了机械化。” 

  从“赵光腚”到赵雪春,前辈衣不蔽体闹革命,后辈丰衣足食乐小康 

  宽敞明亮的客厅里,男主人陪着客人聊天,女主人忙里忙外端茶倒水。 

  两室一厅,很多大城市年轻人梦想的标配。党的十八大前一年,元宝村又一批农民住进了这样的楼房,“赵光腚”的重孙子赵雪春就是其中一个。

  2011年,30多岁的赵雪春买了这套80多平方米的住房,一家从平房搬到了楼里。现在,赵雪春已经是村里一家铅笔厂的副厂长了,每月收入4000多元;媳妇施国艳在村里工厂打工,每个月也有3000多元收入;儿子在哈尔滨上大学。这种日子,是“赵光腚”和他的乡亲们做梦都想不到的。 

  《暴风骤雨》中的赵玉林,“他一年到头,顾上了吃,顾不上穿,一家三口都光着腚。”他是斗“大户”最坚决的一个。作为赵玉林的重孙子,赵雪春从小经常听老一辈人描述村里的历史和赵玉林的故事。说起现在的幸福生活,赵雪春亮出壮汉嗓门:“我这房子算啥呀,很多老邻居都住上别墅了!” 

  党的十八大召开那年,村里建成了30栋别墅,不少村民是在别墅里收看的十八大盛况。如今,在整个元宝镇内,这里房子最好,环境最好,人气最旺。每天傍晚,村民们自觉聚拢到健身广场,幸福地跳起健身舞步。 

  “这些年,村里先后盖起10栋楼房30栋别墅,砖瓦平房也早已改造升级了。现在,不少人家两套房子轮换着住:夏天住平房,方便;冬天住楼房,暖和。”施永平言语中透着自豪。 

  “让大家过上好日子”,是元宝村70多年来一直咬定的目标。改革开放后,元宝村走上了富裕之路;党的十八大后,元宝村走上了绿色发展之路。 

  1985年,包产到户刚刚3年,元宝村农民平均收入翻了10倍。1989年,元宝村产值达到1亿元,成为令人羡慕的“亿元村”。2018年,元宝村农民人均纯收入达到3.1万元。这一年,全国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是14617元,全省农村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是13804元。 

  “全国绿色小康村”“全国生态文化村”,这是国家对元宝村的最新评价和褒奖。 

  从一个“李大个子”到众多“高元帅”,几十个企业家在此诞生,元宝村演变成工业小镇 

  在厂里和工人一起忙活着的于宪臣,是村里的“大人物”。这不仅仅因为他是元宝村第一个铅笔厂的厂长,还因为老于家出了三个企业家。 

  在老爹于宪臣的带动下,三个儿子都投身到铅笔制造行业中。大儿子帮忙经营自己的工厂;二儿子在河南、山东开办铅笔厂;三儿子在村里有自己的制笔公司。 

  在《暴风骤雨》的年代,村里唯一冒烟儿的工厂,就是李大个子的铁匠铺了。 

  如今的元宝村,工厂随处可见,鳞次栉比的厂房,轰鸣加工的机器,忙碌生产的工人……目前,元宝村共有30余家企业,除了铅笔厂和铅笔板厂,还有大米厂、冷冻厂、饲养场等。元宝村,名字叫村,其实已成为一个地地道道的工业小镇。 

  过去,元宝村盛产“穷汉子”;如今,元宝村盛产“企业家”。在于宪臣之后,村里陆续成长起几十个大大小小的企业家。他们在村里创业、成长、壮大,不断开拓更广阔的市场,飞向更广阔的天空。 

  厂房最规范,设备最先进,厂区最干净,管理最现代,这是所有记者对元宝村宝森木业有限公司的印象。这家工厂的主人是个“80后”小伙儿,名叫高元帅。 

  35岁的高元帅,是元宝村新时代企业家的代表。几年前,他从父亲手中接过“帅印”,先去南方考察,然后扩大厂区面积,引进自动化设备,实行现代化管理,瞄准亚洲和欧洲市场。高元帅说,现在宝森木业超过一半的产品出口,是一个典型的出口型企业。“作为元宝村的一份子,我们这些年轻人要多为元宝村的发展贡献力量,让元宝村凭着我们的高质量产品闻名世界,把‘亿元村’变成‘十亿元村’,甚至‘百亿元村’!” 

  从萧祥到张宝金,土地革命离不开带头人,乡村振兴同样离不开“领头雁” 

  “回头吆喝张景瑞、白大嫂子、赵大嫂子和刘桂兰上农会里来,咱们合计合计往后怎么办,……日后村子里的工作都靠支部来坚持开展。”小说《暴风骤雨》结尾处,土改工作队队长萧祥提出元茂屯下一步的工作是党建。 

  70年过去了,如今元宝村1800多口人中有党员72名,其中女党员14名,“小裁缝”出身的党总支书记张宝金,成为继萧祥之后元宝村威望最高、影响力最大的带头人,而且一干就是39年。 

  改革开放之初,张宝金带领村民兴办木业工厂,生产的筷子和铅笔广销国内外,把“光腚屯”建成“亿元村”,为工业小镇建设打下了牢固根基。 

  进入新时代,年近八十的张宝金又瞄准了“绿色发展”和“乡村振兴”—— 

  先是在石缝间种树,绿了村边的元宝山,又在荒山坡地打造了万亩生态林; 

  投入1000多万元,建设了《暴风骤雨》纪念馆、荷花池、元宝山等六大景区,“中国土改文化第一村”每年接待游客数万人次; 

  全村9800亩地,6000亩改造成高产水田。2017年试种“稻花香”450亩,今年种植面积2000亩。投入300万元新建了大米加工厂,注册了“村镇香”商标。 

  “按每亩地产米700斤、每斤大米5元钱计算,每亩地毛收入能达到3500元,2000亩是多少钱啊!如果6000亩都种‘稻花香’,又是多少钱啊!今年最重要的工作就是为大米找销路,带领村民打造属于自己的稻花香品牌。”这是张宝金今年工作的目标。 

  他还有更大更远的目标:“我有生之年的梦想,就是把元宝村建设成为产业更兴旺、生态更宜居、乡风更文明、治理更有效、生活更富裕的新时代社会主义新农村。” 记者来玉良 见习记者吴玉玺